鸿运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鸿运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4:43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船前,船员拉着横幅,上面写着“感谢政府”。 受该者供图踩上大丰港二期码头的那一刻,田端涛嚷嚷着,“踏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12日,卡萨号驶离钦州码头时,田端涛和货轮上的其他20余名船员,在船上连续服务时间基本超过9个月。此后,他们还将继续漂流58天,没法登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卡萨号甲板上,陈昆杰望着那些“平的、山高的,形状不一样的海岛”,他幻想着,海岛上有没有人,长得跟他们是不是一样,“岛上有没有新冠病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从城市到农村,大街到小巷,挂满写着防疫口号的横幅——拒野味、不聚会,亲友情、网上叙,少出行、莫大意。电视上每天重复喊着: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停靠钦州码头后,王帅跟女朋友视频,女朋友每次问还有几天能回家,他总是笑笑岔开话题。“我从视频上看到,女朋友立马表情就不对,没有笑脸。”王帅说,他就只能一个劲地怪自己运气不好,头一次上船就遇上这事。“大家都不能下,大环境这样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聚餐结束前,他们的新年愿望是:“希望尽快控制住疫情,不要影响我们回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少又看到了回家的一线希望。”陈昆杰说。船东向大丰相关部门递交了让船员在此换班休息的申请。另一边,大丰海事处积极地去向相关部门协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是韩国、日本、美国——疫情在全球大爆发,国内的形势则开始平稳缓和。虽然船上的气氛很紧张,但这让多数船员都觉得“回家的希望增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希望还是落空了。卡萨号停靠钦州码头前半个月,船员得到正式通知,由于国内疫情防控的需要,拒绝他们换班的申请。这意味着,下船的日子遥遥无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王帅让女朋友下载一个软件,准确知道卡萨号的GPS定位,这才没再吵下去。